煽情界的清流:韩剧《我是遗物整理师》肮髒世界裡所坚持著的诗意童话

《Move to Heaven:我是遗物整理师》以一场加班工伤为开场,刻苦耐劳的好员工,受伤不受重视,陨命后若不是遇上「天堂移居」搬家公司帮忙整理遗物,那么这个青年孩子的一辈子将形同人间蒸发、彷彿不曾存在过。这将会是多么令人哀伤的事情──而《我是遗物整理师》在这份永恆的坠落的终点,轻轻而慎重地将他捧在手心上了。


光只是由池珍熙和陈俊翔仪式性地打声招呼,说出「我们是 Move to heaven 的韩静佑、韩可鲁,我们现在要帮您做最后一次的搬家」,然后画面俯拍出一个小小房间被收拾清空,这便是《我是遗物整理师》第一集第二场让观众感受到诗意的神奇疗癒时刻。

马志翔的演技在哪裡?《听见歌 再唱》问鼎影帝释疑

都说演技是一门学问,但世人评断演员演技的标准其实又很不一。好莱坞影坛偏爱方法演技,舞台剧世界和台八剧都鼓励尽情施展表现演技,而有那么一段时间,台湾新电影颇为崇尚本色演技。任何演技形式都有它存在的价值,端看戏种和需求。有人问,马志翔以《听见歌 再唱》入围台北电影奖最佳男主角项目的理由是什么?笔者会说他是克制又淋漓展现了方法、表现和本色演技。


马志翔是在演自己吗?──本色演技是他的优势或劣势?


这首先必须要探讨到马志翔的自我认同问题。他曾在受访时表示自己对于身为泰雅赛德克原住民却接演了《听见歌 再唱》要诠释一个布农族老师感到困惑与迟疑 ── 这就跟「要一个台南人演台北人」时,演员被问到「不都是演台湾人吗?」但偏偏台南人不会这么想。所以不适宜用「不都是演原住民吗?」这样的句型来一言以蔽之。

女人眼中的角头 浪流连温柔劝世

国内本土疫情大爆发,全台第三级警戒电影院全部关闭,这个时候真该感谢有串流影音,只要花一点小钱,防疫在家也能安心看一大票好电影。《角头-浪流连》在春节档期上映时没时间去看,上了Netflix还一度登上电影类别的冠军,看电影讲求的是「缘分」,这时候不看那要什么时候看?


  作为外传电影,《角头-浪流连》是部很不错的影片,设定在《角头2:王者再起》的6年前,主角是小弟「阿庆」,种种台词都在暗示6年后发生的故事。不过外传电影以爱情观点切入,让观众以不同于前2集正传的视角来看「角头故事」。虽然追砍打杀、逞凶斗狠的画面大幅降低,淡淡哀伤的剧情却让人看得很揪心,「黑帮」的压力减轻很多,势必让更多人接受。

<< 1 >>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7.0

Copyright Your WebSite.Some Rights Reserved.